外汇行情看盘软件网专注于外汇黄金原油技术分析以及靠谱外汇平台推荐、正规外汇、黄金、指数、原油开户。请收藏好我们的网址:http://www.midatlantech.com 以便下次访问
  • 经济学人:世界舞台的重要角色——金砖四国-越南盾兑换人民币

      在任何的全球性首脑会议中,美国总统通常至少被视作是所有与会人中的首席,也通常是最终决策者,并有权选择自己偏爱的谈判对手。去年12月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也是如此。在大会进入关键的最后谈判阶段时,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举行会谈,各国都认为此次会谈将成为达成这一国际性气候条例的关键。但当美国总统达到会场时却发现,与会的不仅有温家宝总理,还有巴西、南非和印度的政府首脑,大为出乎意料。美国代表团甚至以为印度方面已启程回国。原先所想的双边会谈最后却变成了美国与新兴市场国家之间的越南盾兑换人民币谈判。哥本哈根会议上的这一幕进一步暗示了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改变。但是相比于欧洲国家,至少美国总统还是本次关键性谈判的与会方。

      本周,参加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四个发展中国家将在巴西利亚再一次举行会晤。4月15日,巴西、印度以及南非首脑曾在巴西举行会晤。翌日,外界所熟知的金砖四国(BRIC)(中国、俄罗斯、巴西以及印度)领导人进行了会谈。

      这是金砖四国第二次举行领导人峰会,去年6月,该集团首脑曾在俄罗斯叶卡捷淋堡进行了首次会晤。当时的会议几乎没有达成任何成果,有人甚至认为,会议几乎可以被外界忽略。但是自2006年起,该集团外长每年都进行会晤,成员国财长及央行行长亦频繁会面。就在本周,除成员国首脑会晤外,金砖四国的商业银行、开发银行,甚至包括金砖四国智库也将举行会谈。

      “金砖四国”这一称号是由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经济研究部主管奥尼尔(Jim O’Neill)在2001年提出的。奥尼尔预计,2050年以前,金砖四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将超过目前掌握全球经济话语权的7国集团(G7)。当时有的人仅仅将其视作是高盛欺骗市场的手段。但是如今,难道这四个国家真的在朝着高盛当初的预测方向发展吗?金砖四国能够为自身的发展提供动能吗?如果果真如此,对于世界其它国家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金砖四国的影响力日益庞大

      首先,金砖四国之所以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是因为该集团具有巨大的经济影响力。这四个国家是经济越南盾兑换人民币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之外最大的四个经济体。同时,他们也是世界上仅有的GDP超过1万亿美元的四个发展中国家。在此次金融危机中,除俄罗斯之外的其它三个国家经济均保持持续较快增长。如果没有这些国家,全球经济产出的缩水将不可想象。而中国也以微弱优势领先世界各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出口国。同时,金砖四国也正在加强互相之间的贸易合作,例如,近年来中-印贸易大幅增长,预计今年两国的贸易往来将达600亿美元。此外,中国还是东亚地区快速工业化国家的最大出口市场。但是,中国的碳排放位居世界首位,2008年共排放二氧化碳65亿吨,占世界碳排放总量的22%。俄罗斯位列世界第三,印度位列第四。

      其次,金砖四国对于世界经济影响巨大的最为显著的信号应该是这四个国家的外汇储备数量。这四个国家均位居世界十大外汇储备大国之列,总储备量占世界外汇储备总量的40%。中国以2.4万亿美元的数量稳居其首,同时还是除日本之外最大的净债权国(净债权为资产总额减去负债)。自1992年实施市场改革以来,俄罗斯的外汇储备几乎为零,但是如今该国储备外汇数量高达4200亿美元。如果金砖四国用其储备总额的六分之一建立一个基金,规模可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相抗衡。

      外国资产为金砖四国提供了抵抗金融危机一项武器,并帮助这些国家成为经济乃至金融的世界强国。当大多数西方发达国家正努力削减数额巨大的财政赤字和不断攀升的债务时,除印度外的其它三国政府债数量维持在较为温和及稳定的水平。世界大多数的投资银行都愿意为金砖四国提供资金。同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两大银行均来自中国。

      再者,金砖四国如今所具有的重要地位还由于世界上大多数重要国家都认为他们非常重要,并愿意让他们参与决策制定。美国通过20国集团(G20)的框架与成员国展开谈判,并急于扩大G20的范围,以容纳金砖四国,并声称G20是一个处理国际经济问题的首脑论坛。金砖四国以及G7成员国形成了G20的讨论团体。到目前为止,最为明晰的一份金砖四国议程产生于2008年G20峰会前夜,该议程有关实施全球金融体制改革以及采取国内的经济刺激计划。

      从某些方面来说,金砖四国在世界各国中与众不同。他们一方面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但是仍有大量的贫困人口,因此,相比于西方国家,经济增长和脱贫工作一直是这些国家相对首要的任务。这四国正努力使经济发展更为多元化,正在不断创新,挑战全球化这一普遍观念。他们国内经济的增长正不断依赖世界经济的发展。但是同时,这些国家并未实现完全的市场化。

      在金融危机即将过去之际,金砖四国引来了其它发达国家的尊敬,都想了解这四个国家是如何做到在金融危机中屹立不倒的。巴西Getúlio

      Vargas基金会的Mathias

      Spektor表示:“金砖四国为其它国家提供了效仿的模式,并向世界有效地传达了处理经济事务时的独特之处。”

      美国副国务卿,负责经济事务的Robert

      Hormats曾将2010年后的10年与20世纪40年代相比,他表示:“战后时期与战前时期非常不同,因为战后时期需要新的制度和体系。21世纪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的世界与之相似,也需要建立新的制度和体系。我们不能回过头去效仿一些发达国家的经济体系。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了解那些在金融和贸易体系上一体化的发展中大国是如何维持这一格局的。”

      此外,金砖四国的所有成员国都有理由为本国新成立一个集团。中国的领导人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想要增强本国的国际影响力同时削弱美国。但是同时,中国领导仍同时要遵守邓小平所的“中国将保持低姿态,永不称霸。”这一承诺。而金砖四国则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通过与其它国家协作,中国能够将其国家需求隐藏在一个多边合作的外表之下。同时,金砖四国领导人峰会相比于其它中国参加的会议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平等的集会。(虽然中国经济比其他三国之和还要强)。中国将改善气候外交视作一个增强国家软实力的方法,同时也将其视作中美双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中国也不想与其它发展中国家在气候问题上有所分歧。于是,与“新兴”国家协作成为了最好的选择。而金砖四国的其它三个国家也想削弱中国崛起的影响力,这样一来,金砖四国峰会相比于中美两国集团来说要好得多。用印度外长的话来说:“我们要增强世界多级化发展的程度,哪怕只有一点点。”

      印度已对其传统的外交政策失望透顶。而多年以来争取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努力也使其筋疲力尽。印度总统卢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正不断努力将该国的外交影响力扩大到拉丁美洲以外的国家。而金砖四国则助其实现了这一地区外交的野心。对于俄罗斯来说,与世界几大经济最为活跃的国家合作也许可以将世界的视线从本国经济衰退上移开,同时对于俄罗斯以及其它三个成员国来说,更重要是是告诉美国,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也有自己的选择权,并不一定要听从美国。

      正是由于这一原因,一些美国国会议员对于金砖四国开始“恐慌”。他们最关注的问题就是人民币汇率问题。但是金砖四国除了可能支撑全球经济之外,也有可能对全球经济体系带来危害。例如,他们可能会削弱世界银行(World Bank)以及IMF的影响力,不再尝试推行自由贸易,甚至是对于援助其它贫困国家漠不关心。但是Hormats认为金砖四国不会产生这些消极影响。他表示:“金砖四国了解开放、顺利地建立全球经济体系对于他们自身至关重要。目前也没有迹象表明这四个国家将要对其做出彻底的改变。”去年当世界经济大幅下滑,金砖四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对全球经济起到了非常大的稳定作用。同时,在全球金融体系的改革问题上,美国和金砖四国也处于同一战线。

      此外,笔者认为金砖四国也没有能力改变全球经济基础,因为他们之间缺乏一致。他们之间的互相竞争要比美国和欧洲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因此,金砖四国似乎无法满足各成员国自身的野心。

      金砖四国的分歧无碍前行

      金砖四国之间存在着许多竞争和分歧。首先,有些问题,即使总体上意见一致,但是总免不了细节的纷争。气候问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有的新兴市场大国都认为西方工业国家应当承当大部分的的减排责任。而不应彻底限制发展中国家的碳排放,并主张按照人口或使用强度来计算排放量。此外,他们都想将贸易问题与气候问题分开讨论。在设计气候问题时,金砖四国实际上应该排除俄罗斯,而加入南非。因为俄罗斯作为工业化国家受到《京都议定书》的限制,拥有其他成员国所没有的碳排放限制。在诸如森林种植的具体问题上,他们的情况也有所不同。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毁林国家,而中国则是最大的造林国。

      其次,金砖四国在经济上也有所不同。很显然,各国之间的居民收天差地别,俄罗斯每人年均收入1.5万美元,而印度仅为0.3万美元。中国和俄罗斯的出口占其GDP的三分之一左右,经济较为开放,但印度和巴西更为保守,出口占GDP的五分之一。最重要的是,中国和俄罗斯经常帐通常巨额盈余,而印度和巴西却有小幅赤字。这些都反映了各国之间经济管理手段的根本差别。中国正在抑制过度内需,刺激出口行业的就业数量。印度和巴西的情况则与此不同,并因人民币币值的低估而处于劣势。

      但是笔者认为金砖四国的分歧并不会阻碍这一集团的前进。例如,该集团曾一同提议IMF实施改革。但分歧会影响集团的有效性。集团内部尚未进行军事上的合作,而贸易领域的合作也不甚紧密。

      而与此相矛盾的是,正是由于集团内部的合作大体上不需要成员国付出代价,因此反而让该成员国的经济更为繁荣。合作所带来的收获无论多少,也值得各国去追求。这四个国家无需做出任何举动就能批评世界经济的管理体制。国际治理创新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Innovation)的Agata Antkiewicz表示:“即使金砖四国在某些问题上存在分歧,但这一称号似乎充满了整个公共领域,变成了‘变革’,‘新兴市场’以及‘发展’的代名词。”

      金砖四国还面临着竞争对手,也许东亚国家某一天会组成一个新兴市场集团。今年1月,中国于东南亚国家联盟(the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签署的自由贸易协议开始实施。3月,东盟国家、中国、日本以及韩国共同成立了外汇储备池,为国家提供了一项调控货币政策的新工具。但这一团体不包括巴西、俄罗斯和印度。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Fred Bergsten表示,相比于金砖四国,西方国家应当开始考虑如何回应这一亚洲团体。

      美国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的Eswar Prasad指出,金砖四国这一组织是全球金融危机的产物。他认为由于金融危机时期,重新平衡世界经济的争论才让世界的眼光聚焦在这些国家。随着争论的不断演化,我们对金砖四国的看法也应有所不同。但是我们没有理由让这一集团解散。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的10国集团(G10),到G5,G6,G7,G8以及如今的G20,还有无数个多国集团。Prasad认为,金砖四国并不能像欧盟那样达成法律上的、历史上的或是地区政治上的一致。他们也不像北大西洋公约国组织(NATO)那样面对共同的安全威胁。但是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上所发生的那一幕证明了新兴市场大国之间可能存在的新组合将在世界舞台上扮演一个角色。“金砖四国”概念的提出者奥尼尔并未后悔自己创造了这个概念,正如他所说的:“最重要的结论是,金砖四国机制的产生敦促了发达国家更为彻底改变其在管理全球经济时所扮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