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行情看盘软件网专注于外汇黄金原油技术分析以及靠谱外汇平台推荐、正规外汇、黄金、指数、原油开户。请收藏好我们的网址:http://www.midatlantech.com 以便下次访问
  • 中国成“世行老三” 日媒质疑中国是否遵循原则,GO Markets澳大利亚高汇

      中国25日成为世界银行第三大股东国。中国在世行地位提高,没有多少人质疑,但“默默接受者”并不等于完全接受。《日本时报》日前曾刊文讨论“谁应领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文章说,迄今为止,美国有时候以IMF和世界银行主人的姿态出现,但它是通过董事会这样做的,遵循全球原则,但中国或其他新兴国家会对国际机构的完整性显示同样的尊重吗?从目前迹象来看,北京期待其担任国际职位的本国公民坚持党的路线,比如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认为人民币币值是正确的,即便世界银行和IMF认为应重估。

      美国《新闻周刊》今年年初的文章将中国称为“搭便车的大国”:“如何才能让一个惯于搭便车的人付车费?这是当前西方与中国打交道时所面临的挑战”。文章说,过去10年中国再度崛起为大国以来,很多西方人都希望与当前国际秩序利益相关的中国能对维系这一秩序发挥建设性作用。美欧的高级官员一再哄劝、讨好和笼络其中国同行。不幸的是,这种努力收效甚微。“甜言蜜语也许能迎合中国人的自尊心,但没能让北京像一个真正负责任的全球利益攸关方行事”。文章宣称,“中国免费得到全球公共产品的同时又沐浴着国际尊重,这种两头通吃的日子行将到头”。美国《耶鲁全球化》在抱怨中国“不愿当头”的文章中说,中国迄今尚未做好心理上的准备,在应对气候变化、核不扩散等问题上完全充当大国领导角色。中国的主权观念使得它不愿公开批评或插手别国内部事务。而中国自视为过去一个半世纪以来帝国主义列强掠夺的受害者,愈加强化了不情愿的情绪。文章提到,中国的谨慎和不情愿,有助于平息世界对它崛起的害怕。但是,中国的财富和实力已大大增长,世界也已发生翻天覆地变化。中国是否意识到,“大国的真正挑战不是寻求回避当头,而是以建设性和打消邻国疑虑的方式充当领导角色?”

      西方抱怨的其实是中国没有完全按照它们希望的方式行事,比如严厉制裁伊朗,比如中国不考虑本国得失完全按照西方定的目标减排等。瑞典专家尼尔森说,大国竞争中,随着中国位置前移,可以预见关于“中国威胁论”、“中国责任论”的声音会在西方愈发放大,但就像这些声音的始作俑者并非经济界人士一样,未来放大这些声音的仍然是对中国政治制度抱有怀疑甚至敌视态度的那些人。对多数西方经济界人士来说,庞大的中国市场、低廉的“中国制造”对他们有好处。换句话说,中国在马拉松比赛中虽然超过了他们,即便心理上多少有些不舒服,但现实的好处更大。

      西方媒体基本服气中国成为“世行老三”

      中国25日成为世界银行第三大股东国。然而“老三”的头衔对中国社会早就没了冲击力,中国头上现在顶着全球出口量第一、汽车产销量第一等一大堆“第一”的帽子。世界舆论对“老三”的易主感慨万千,纷纷将中国称为这次世行投票权改革的“最大胜利者”。被中国从“老三”位置挤下去的德国人以及与其惺惺相惜的欧洲人喟叹自己“失败了”,投票权被缩小的日本也心里很不是滋味。昨天环球网的投票者71%认为这项改变对中国“有利”,但留言中要求中国“别太高兴”的声音占了相当大比例。这似乎折射出中国作为崛起中大国的疲惫和不安:中国必须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攀,然而高处不胜寒的风险越来越紧迫。中国成长越快,大国的麻烦来得就越快。“其实从今以后,世界秩序涉及中国的调整很难说对中国是绝对的好事或者坏事。中国要做的是,既然迎来了这种变化,就认真面对它。”中国学者江涌昨天对《环球时报》说。瑞典专家尼尔森26日对《环球时报》说了另一番话:“跑到季军、亚军的位次当然不错,但世界经济竞争却有着残酷的一面,冠军有金牌,亚军和季军可能什么都没有。”

      对世行增加中国投票权,西方媒体反应不一,但基本服气。加拿大广播公司网站上,网民omegachopstick说,中国只自己的外汇储备就是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加起来的好几倍,只要愿意,中国就能造出几个他们自己的世界银行。另一名网民John Drake则透着一点不情不愿,“生活在大江中,就得和鳄鱼交朋友”。德国《明镜》周刊评论道,富国的影响在萎缩,世行的改革增加了中GO Markets澳大利亚高汇国的影响力,而中国已经从德国夺走了世界出口冠军的称号,现在北京又让德国在世行的权力成为“过去”。瑞士《每日导报》认为,这次会议标志着世界银行的转折点,经济和政治版图正在转变。

      成立于1945年的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被称为“20世纪世界经济的孪生子”,也被看成是“美国世纪”主导世界经济的一大标志,这次世行投票权排名的变化被看成是对新世界经济秩序的确认,因此25日世行与IMF在华盛顿举行的春季会议变得意义重大。日本《东京新闻》说,这是1987年以来世行中大国投票权位次首次发生变化。世行行长佐利克认为,改革反映了世界经济现实,“对世行的合法性至关重要”。

      中国理性对待“世行老三”头衔

      世界银行发展委员会春季会议25日通过了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投票权的改革方案,中国在世行的投票权从2.77%提高到4.42%,成为世界银行第三大股东国,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26日环球网的调查显示,71%的中国网民认为世行投票权的提升对中国有利。但网民留言中没有多少兴奋,有人问道“对普通老百姓很重要吗”,有人说“我倒没觉得有什么可骄傲的。就算第一又能怎么样?”也有人担忧“又中了老美的圈套”。

      澳新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曾在世行担任东亚地区经济研究主管,他表示,中国在世行地位提升是好事,可能给中国带来更大影响力,但中国要冷静看到美国的主导地位未变,在重大事件与政策上,与美国政策相左,就可能会有问题,因为只有美国有最核心的否决权。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日本的应对措施因为与美国不合,就遭到冷遇。美国如今拉拢中国,还是担忧亚洲国家另搞一个亚洲货币基金组织,如果中国走得太远就对现有国际金融体系构成竞争。他认为,中国应该两条腿走路,选择最优化的方案。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专家江涌认为,世行宣布的数字对中国来说更具有象征意义。如今的局面就是给了中国一些甜头,让我们卖更多苦力。

      即使成为“世行老三”,中国4.42%的投票权也不到美国投票权的1/3,这与中国GDP与美国的差距大体相当。然而世界舆论历来有炒作“挑战者”的偏好,并且在如此遥远的距离上为中美搭起虚拟的擂台。最近GO Markets澳大利亚高汇两天,除了“世行老三”的新称号,全世界同时在热烈议论着另外两项关于中国的“第一”:一个是正在北京举行的车展,中国已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另一个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世博会即将在上海举行。

      中国学者江涌说,中国崛起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排名第几”并不能决定什么。美国经济在19世纪末就已经是世界第一,但经历了半个世纪才掌握了世界主导权。排名更多是媒体热炒的噱头,并无具体意义。江涌说,中国网民对中国成为世行第三大股东国的消息透出的警惕,说明中国民众开始变得冷静。日本国际交流中心渡边幸治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今后中国人会越来越多走向国际机构的重要部门,估计会超过日本。

      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经济学教授尼尔森说,世界各国的竞争可以看做是一场马拉松,只有向前、再向前,才有成为冠军的资本,但不能忘记的是,在竞赛中,冠军有金牌,亚军有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尼尔森认为,以往由于“运动员的席位”几乎固定不变,比赛已经越来越没有吸引力,但由于中国持续的“加速跑”,比赛变得好看起来:一个又一个国家被中国超越,即使排在第一位的那个也感受到了压力,所有运动员都“被提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