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行情看盘软件网专注于外汇黄金原油技术分析以及靠谱外汇平台推荐、正规外汇、黄金、指数、原油开户。请收藏好我们的网址:http://www.midatlantech.com 以便下次访问
  • 后拉登时代:国际新秩序破除恐怖温床+新加坡币

      就在9·11十周年即将到来之际,传来本·拉登被美军击毙的消息。这个一直被视为恐怖符号的人物在被击毙之后,美国人却没有感觉松一口气,相反,紧张的空气弥漫在所有美国人出入的地方。

      拉登已死,恐怖仍存。

      击毙拉登

      2001年9月11日,恐怖分子劫持的4架民航客机撞击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和华盛顿五角大楼,包括美国纽约地标性建筑——世界贸易中心双塔在内的6座建筑被完全摧毁,其他23座高层建筑遭到破坏,3000人死于此次恐怖袭击。

      美国旋即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标志着美国的反恐战争正式开始。

      2011年5月1日晚间,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已在当天的军事行动中被击毙。对此,奥巴马称:“击毙本·拉登是美国反恐行动上的重大成就。”随后美国动用航母将拉登葬于北阿拉伯海。

      但是,就在奥巴马宣布拉登被击毙后,美国国务院立即向美国公民发布全球旅行警报,称可能会突发针对美国的报复性暴力袭击。

      目前,“基地”组织总部尚未对拉登之死作出评论,经常代表“基地”组织和拉登本人出现在互联网上的“基地”二号人物扎瓦西里至今也没有发声。

      但这样的沉默带来的是更大的担心,不少人分析,“基地”组织内部可能正在为谁来接替拉登而进行“改朝换代”的工作,也有可能正在研究美军的信息,甚至不排除在暗地策划大规模的报复行动。按照媒体的说法,“这样的沉默显得不正常,必须要提高警惕”。

      另据法新社5月2日报道称,巴基斯坦的塔利班分子将对巴基斯坦、美国政府和安全部队发动攻击,为拉登报仇。一名塔利班发言人说,“他们是伊斯兰的敌人。”他表示,塔利班目前还没能证实本·拉登的死讯。“假如他确实成为了殉道者,那将是我们的胜利,因为殉道是我们所有人的目标。”

      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恐怖威胁,英国、法国、美国等多个国家目前纷纷表示将加强警戒。

      与此同时,路透网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25%的人称本·拉登之死提升了自身安全感,59%的人表示安全感并无改善。而对于击毙本·拉登,79%的受访者认为此举正确,14%的人认为不正确,7%的人不确定。

      越反越恐,一直是美国人面临的最大尴尬。

      10年来,美国先后以反恐名义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推翻塔利班与萨达姆政权,同时也给这两个国家带去深重的灾难。

      奥巴马上任后,力主结束伊拉克战争,但同时向阿富汗增兵。战争政策没有为美国带来安全,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恐怖威胁:从基地组织发源地阿富汗到伊拉克、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阿尔及利亚、车臣等国家和地区,以及最近由美国参与的利比亚军事行动都传有基地组织的影子,甚至美国土生土长的恐怖嫌疑人也不断出现。尤其是2009年12月的袭击航班未遂事件和2010年的纽约时报广场袭击阴谋,更令全美风声鹤唳。这些情况都表明,“基地”组织并未被消灭,反而有增强之势。

      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张国庆教授对此表示,拉登是一个句号,反恐就是一个顿号。因为更艰难的挑战还在后面,拉登虽然死掉了,但是他的新一代恐怖分子已经成长起来了。这些人在某种意义上比拉登更先进,他们善于用新兴的科技,他们更善于发动很多本土的人去参与他们的行动,现在美国接下来最困难的一件事是本土化的恐怖行动。这是更难防的。

      新的恐怖来自于哪里

      “经济不平衡导致的国际秩序的不公正,以及宗教因素等,这才是恐怖产生的根源。”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教授李海东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目前,这种滋生恐怖的因素依然存在。

      事实上,这些因素不但依然存在,甚至越来越明显。

      1999年度的《人类发展报告》显示,最富裕国家中的1/5人口控制了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额的86%,全球出口总额的82%,而最贫困的1/5人口在以上每项中都只占1%。世界最富的1/5人口与最穷的1/5人口的收入之比也从30:1上升到了74:1,有80个国家当时的年收入比10年前要少。

      报告还统计出,目前世界上最富有的200人在1994到1998年间使自己的净资产翻了一番,总收入已经占世界全部人口总收入的41%。

      而到了2003年,《人类发展报告》显示的数字更为严峻,占世界人口1%的富有者的收入相当于占世界人口57%的贫困人口收入的总和。

      2003年的《人类发展报告》中说,经过10年的发展,世界的两极分化趋势日益明显:一些国家越来越富,国民享受着现代化的幸福生活;而有54个国家的人民生活水平在逐年倒退,甚至还不如10年前生活的好。同时,有21个国家的人均寿命和受教育程度回落到上世纪90年代以前的水平,14个国家的儿童在5岁前的死亡率比以前还高。更令人震惊的是,有4个国家的百姓甚至比20年前“更饥饿”。

      “9·11事件以极端手法袭击平民,其恐怖性质没有争议。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些恐怖却是一些政治经济发达的国家强加给弱势国家的称呼。”北京大军智库主任仲大军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也许在一些伊斯兰国家看来,美国才是恐怖势力。”

      例如在文化问题上,某些国家为维护他们的文化霸权地位,不断鼓吹文化上的西方中心论;而某些取得独立或复兴的国家为了固守本土文化,排斥外来文化,而陷入文化上的部落主义,这两种倾向导致了文化上的对立和冲突。其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宗教冲突。“但根本上,是经济发达的强势国家向弱势国家的文化入侵,甚至是赤裸裸的军事干涉,而引发的冲突。”

      在仲大军看来,动荡则是这种冲突得以爆发的突破口。拉登之后,新的恐怖就来自于当今最动荡的地区。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傅小强观点类似,他撰文指出,首先,巴阿部落地区仍将成为“基地”核心藏匿和发展的重要根据地,这一地区的贫困落后状况和众多极端组织将为“基地”提供广阔的活动空间,“基地”在度过暂时权力真空后,扎瓦希里等新领导层将浮出水面,重扛与美国和西方对抗的大旗。

      其次,也门、索马里和北新加坡币非等动乱、贫困和部落结构社会,将成为“基地”分支快速发展的新乱源。这些地方长期经济发展滞后、社会发展失序、人民生活困苦,极端思潮大行其道,而西方国家出于各自利益,或坐观其乱,或插手煽动,致使反美反西方的“圣战”组织和“基地”组织分支发展失控,沦为国际恐怖活动的新乱源。“阿拉伯半岛基地”分支利用也门政治、经济和社会困境加速发展,成为对美国威胁突出的恐怖新战线;索马里青年党勾结海盗,欲开辟新的恐怖策源地;“伊斯兰马格里布基新加坡币地”分支借插手北非动乱,图谋组建针对美欧的暴恐新网络。

      李海东则认为,拉登的死亡将进一步突出当今美国面临的最大外交及安全难题是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的关系问题,中东是未来美国核心战略关注趋势,将更为明显。而世界面临的最大恐怖,也将来自于这对冲突。

      仲大军认为,本·拉登的死亡决不意味着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削弱,伊斯兰极端势力依然强大,而拉登的死亡恰给可能激起更为激烈的反美高潮。“这种仇恨的根源,就是美国对于中东原油的渴求,从而带来的对中东民族主义的遏制。”

      大国合作为出路

      所有热爱和平的人民都反对恐怖主义,但如何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是很难彻底消除的,因为世界经济的发展很难完全平衡。”仲大军指出。

      奥巴马所言“我们对全球传递美国价值观的承诺不变”,则被不少人看作是美国文化霸权政策的延续。

      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美国一向以强势的姿态示人,但事实上,美国也因此成为受恐怖主义袭击最严重的国家。

      有观察人士指出,因为有霸权主义横行世界,无法与之和谐相处的人民才会采用极端的手段进行抗争,在中东地区正因为存在强烈的反美情绪,才可能让打着反美旗号的恐怖分子趁虚而入。美国人用军事手段打击得越狠,国破家亡,一无所有的人们就越有可能投入恐怖主义的怀抱。事实证明,以暴制暴的军事打击根本不可能根除恐怖主义,反而适得其反。

      “减少恐怖主义,毫无疑问要通过国际合作来实现。”李海东指出,应在缓和地区及国际紧张局势、消除贫困和加强反恐合作等方面展开合作,从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多方面采取措施,减少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的日益国际化已经使国际社会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反恐已经不是一个国家或几个国家的事,加强国际合作成为打击恐怖主义的必由之路。

      对此,河北廊坊武警学院的孙宝财指出,加强国际合作的途径,可以通过不同层次的合作来实现。第一层次是在联合国范围内加强合作,统一各国家之间的认识并制定一些国际社会公约。第二层次是加强区域内合作,由于不同区域文化传统和政治理念的差别较大,因此在某区域内依据共同传统和理念建立组织或缔结公约,具有很强的针对性。目前比较成功的有上海合作组织、《欧洲反恐公约》、《美洲国家组织反恐公约》等。第三层次是加强相邻国家间的双边合作。双边合作是建立在共同的利益基础上的,因此具有灵活性、针对性和及时性的特点,它可以超越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的界限。

      但孙宝财认为,更为根本的并不是打击恐怖的具体措施,而是通过国际合作建立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联合国要做好制度规范设计,增强国际社会成员对国际制度规范的认同感,要加强联合国的权威,遏制美国的单边主义。同时,更要着力解决贫富差距日益扩大的问题。治理贫困与贫富差距的要义,除了改变不公正的国际秩序,减少结构性贫困外,国际社会还要加大对贫困落后国家的援助,真心帮助其发展促进发展中国家通过自身努力走上健康发展的现代化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