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行情看盘软件网专注于外汇黄金原油技术分析以及靠谱外汇平台推荐、正规外汇、黄金、指数、原油开户。请收藏好我们的网址:http://www.midatlantech.com 以便下次访问
  • IMF对中国两面三刀:一边求资金支持 一边随美施压|五百元人民币

      即使朱民赴任,中国的份额提高,但西方垄断IMF的性质不会改变,西方垄断IMF高管职位的本质不会改变,IMF迎合西方国家对华施压的现状暂时也不会改变。

      在世界银行团春季年会4月下旬于华盛顿召开之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民前往华盛顿赴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特别顾问。不过,此前很长一段时间,IMF一直跟随美国,频频向中国汇率政策发难。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多次公开宣称“人民币被严重低估”。

      IMF此番言论是在中国同意增资500亿美元之后。在过去两年,IMF一方面努力改善与中国关系,寻求更大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又在人民币汇率上跟随美国对华施压。这暴露出IMF对华政策的两面性。

      西方夹攻人民币有两大流派

      美国总统奥巴马执政以来,美国攻击人民币主要有两波:第一波,财政部长盖特纳在上任前后公然指责中国是“汇率操纵国”;第二波,金融危机后至今,美国全方位施压。

      最近一波的攻击因其出现的新思想流派而使问题变得波诡云谲。所谓新思想流派,主要有两大方面。

      一派是美国一些知名经济学家在人民币问题上指责中国,领头的有两人。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是其一。他宣称,人民币兑美元币值低估了40%。伯氏是中美“两国集团”(G2)理论的提出者,作为美国知名的经济类智库的创始人兼所长,伯氏在美国政商两界有广泛影响力。

      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伯格斯滕曾向美国当局献计——施压人民币升值“三步走战略”:

      第一步,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划出底线,迫使中国磋商;

      第二步,争取欧盟支持,并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达成一致,以51%的投票权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表“特别报告”,命令中国立刻采取补救措施。如果无法达成这一点,美国仍可要求西方国家掌控下的IMF发表谴责中国汇率政策的报告;

      第三步,美国要求世贸组织(WTO)作出裁定:中国汇率政策违反WTO规定并须作出更改。按照规则,WTO会就人民币是否被操纵,征询IMF的意见。而作为铺垫,美国已在第二步中将IMF为其所用,因此中国无翻盘可能。

      另一位就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克鲁格曼。克氏曾在近期就人民币汇率发表过三篇评论文章,矛头直指人民币汇率。他曾公开宣称,外国“有意”采取保护主义措施,就是因为中国拒绝人民币升值,如果中国不更改相关政策,更多保护主义措施也是“理所应当”的。

      另一大流派,就是在国际金融问题上最具有发五百元人民币言权的IMF。其总裁卡恩近来多次称人民币汇率被严重低估。比如,3月在欧洲议会发表演讲时,卡恩就说:“一些国家货币很明显被低估了,特别是人民币??中国要实现向内需促进的转向,人民币必须升值。”

      知情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在中美就人民币汇率问题进行的交涉中,美国官员说,人民币汇率存在严重低估不光是美国的意见,也是IMF的结论。言下之意,美国不是特意针对中国,而是中国“操纵货币”被“国际公认”。

      值得注意的是,为西方攻击人民币汇率提供炮弹的这两大理论之源,正出现合流的迹象。从IMF最近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的表态看,其迎合美国的意图也相当明显。

      曾因人民币汇率不欢而散

      IMF并非第一次指责人民币汇率。2007年6月,IMF通过《对成员国政策双边监督的决定》,要求成员国确保其汇率政策不会引发“外部社会的不稳定”。IMF将每年与成员国进行双边讨论,并对成员国相关政策提出评估意见,这一过程又被称为“第四条磋商”。

      外界普遍认为,当时五百元人民币出台这一“点名并羞辱”的规定,主要就是针对中国。对此,中国随即作出反应,中国人民银行发表声明反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提醒”说,IMF应该客观、公正地反映和评价各国汇率政策。此后,双方关系急剧恶化,随后两年的“第四条磋商”也就无果而终。

      让IMF没有想到的是,国际金融危机凸现了中国的影响力,而IMF要想被国际社会赋予更大权力、承担更重要责任,不仅不能继续和中国交恶,还必须改善与中国的交往,获得中国更多的支持和资金援助。此后,IMF也开始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出现微妙变化。

      2009年,卡恩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对中国当前政策不吝赞美之辞。他说,中国采取的一系列刺激经济举措规模庞大,并针对基础设施和民生支出,为世界经济起到了示范作用,他本人也因此“深受鼓舞”。卡恩曾表示,IMF欢迎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而且这也是“合法的”。

      有分析人士说,卡恩难得频繁接受中国媒体采访,尤其是在涉及中国问题的一些谈话,不乏微言大义,或许正预示着中国和IMF新关系的开始。

      博弈仍将继续

      2009年7月,IMF执董会恢复与中国的“第四条磋商”。IMF在磋商中再次对中国政府的一系列经济举措予以高度评价。

      报告说,对中国政府随后采取的“迅速而有力的财政和货币政策”,IMF赞赏有加,认为这些政策对促进中国今明两年增长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并为全球经济稳定作出了贡献。对于中国所在的亚太地区,IMF报告认为,“中国经济政策正发挥着地区稳定基石的重要作用。”

      在这份报告中,IMF也指出,一些执行董事仍然支持人民币被显著低估的看法,不少执行董事认为,人民币升值将是全球经济再平衡举措的一部分。同时,也有一些执行董事认为,很难对汇率政策进行评估,只有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中国才可能在汇率政策上采取逐步的态度。

      一些IMF专家也认识到,在人民币汇率上向中国大棒施压,于事无补,因此也采取一些和缓的措辞。比如,IMF首席经济学家奥利维尔.布兰查德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人民币汇率并不是思考中国问题的一个正确方向,而人民币升值对美国有利,但不会解决美国所有的经济问题。

      2009年,中国投资500亿美元购买IMF债券。在中国的要求下,IMF也首次通过向成员国发行债券的方式完成了这笔融资。2010年3月,卡恩又宣布,任命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民出任总裁特别顾问,朱民也成为进入IMF领导层的第一位中国官员。

      但显然,布兰查德的话也未必代表IMF的所有声音。卡恩最近对人民币汇率的攻击,也反映出其作为IMF最高首脑的西方背景,另外,从伯格斯滕公开要求借助IMF施压的决策看,人们也可清楚看到IMF仍为西方掌控的事实。

      因此,即使朱民已走马上任,中国在IMF的份额得到有效提高,IMF作为一个西方控制下的国际金融机构的性质不会改变,IMF大部分高层仍为西方官员垄断的性质不会改变,IMF迎合西方国家对中国一些政策施压的现状也不会改变。对中国来说,如何改变在IMF的政治生态和处境,无疑是一个长期博弈和斗争的过程。